云南网
您当前的位置:云南网 >> 天下普洱 >> 行业动态 >> 正文
【咖啡肖像】瑞丽的咖啡往事
发布时间:2018年12月11日 11:06:00  来源: 云南网
分享至:

  入冬后,楼下的桃树倏然就黄了叶子。

  早晨还飘飘摇摇地挂在树枝上,黄昏只见又空了几个枝头。今年的冬寒来得有些慢,都十一月末了,还穿着单衣衫子,还可以在午夜的石阶上坐一小会儿。

  这会儿,瑞丽的咖啡种植园里,正是盛果期,果实红红的,叶子绿绿的,人们哼着山歌在咖啡丛林里摘着丰收的喜悦,那场景多叫人想念。

  昨晚故意不吃药,故意失眠,故意坐在冷冷的月亮下面想起瑞丽,想起那个叫二十亩地的小山头。二十亩地这名字真的取得太土了,土渣渣的,这名字是从德昂语里直接翻译过来的,意思是一座有二十来亩面积的山,来到汉语里就只剩二十亩地四个字了。

  紧连着二十亩地的是连绵起伏的丛林,丛林向西二十公里的班岭村之外就是木瓜坝。木瓜坝深藏在热带雨林的崇山峻岭之中,三面环缅甸的原始森林,一面通往中国。

  据说1904年之前,位于中缅边境线的木瓜坝上,就有许多英国商人和西方传教士在那里经商和传教。一座百年老教堂的记事本上,有这样一段记载:英国传教士景吉1837年1月27日到达木瓜坝,就在当天种下了一棵咖啡树。

  景吉是木瓜坝首任大主教,也许在他种下那棵咖啡的那一瞬,已觉天地间顿时有了英伦之风,如同故乡味道又挂上唇齿。英国商人和传教士把喝咖啡的嗜好,从他们遥远的大英帝国带到木瓜坝,又传入瑞丽。

  我想象不出当年传教士们是如何背着圣经和咖啡豆,一路向中国的户育和勐秀山一带走来。在我记忆里,瑞丽的景颇人和德昂人比较爱喝咖啡,一般喝的都是缅甸进来的磨好的咖啡粉,加一勺炼乳,一勺白糖,开水一冲,搅两下,一杯鲜美醇香的咖啡就成了。也不知当年传教士传教,为什么只选择居住在山顶的景颇寨和半山半坝的德昂寨。

  其实瑞丽人,很早就有喝咖啡的习惯,早到具体什么时候,无据可查。就连我们以茶为命的德昂人家里也有喝咖啡的习惯。

  瑞丽志记载:“咖啡在1914年,景颇人已从缅甸引入弄贤种植。” 我知道1914年种下那棵咖啡树,不是弄贤寨户瓦山上最早的咖啡树,1908年种下的才是第一棵咖啡树,才是瑞丽咖啡的前生,也是山官诺坎的爱情树,带着传奇色彩和迷人的爱情,在山寨中长成了一个关于种子的故事。之后的岁月里,由这棵咖啡树分枝散叶,作为观赏树分布到许多村寨许多人家房前屋后零星种植。无论是以观赏的名义,还是满足传教士的需求,咖啡的种子就这样在瑞丽的土地上悄悄生长,悄悄地生长。

  1908年,早山诺坎正年青,娶妻木瓜坝买贡寨山官排早堵的女儿盼玛。按照景颇族习俗,结婚时男方要送给女方家耕牛、马匹、毯子等物,女方家要准备作物籽种、刀、枪等礼物送给男方。何况是两家山官联姻嫁娶,诺坎送到盼玛家99条耕牛,88匹骡马,66块毯子。盼玛的嫁妆也丰盛,1条筒炮枪,33把砍刀,777粒种子。这777粒种子中有瓜有豆,有花有草,但我们只记住了咖啡种。

  就这样,盼玛带了11粒咖啡生豆来到弄贤山,开创了云南咖啡种植的先河,书写下瑞丽咖啡的前世今生。

  听说诺坎与盼玛非常相爱,盼玛种下的咖啡不断被移植,几年后许多景颇人家院子里都会种上咖啡树,红艳艳的咖啡果很喜气。只是盼玛一直没能为早山家生育一儿半女,慢慢地,两个相爱的人之间有了带痛的缝隙。1914年,诺坎另娶,新娘也是木瓜坝的姑娘,也带了咖啡种子做嫁妆。自此,盼玛再无消息。人间只有诺坎与妻1914年在弄贤种下瑞丽第一棵咖啡的告示。

  想起盼玛,心生幽怨,本故事纯属虚构,但愿可以对号入座。

  我隐隐记得,咖啡成熟的季节,寨子里会有年轻人成群结队地翻过山去木瓜坝摘咖啡鲜果,有的两毛钱摘一斤鲜果,也有的是换工,等采茶的时候,木瓜坝的年轻人也会到我们寨子来采茶。

  摘咖啡和采茶这两个季节,也是年轻人恋爱的好时候,常常会听到哪家的姑娘跟木瓜坝的伙子偷婚了,哪家的小伙子又拐了木瓜坝姑娘回来了。我总以为爱情和婚姻不应该是父母之命,或媒妁之言。就应该是这样在劳动中相互间倾慕而来,山野中,咖啡果红了,爱情也熟了,多美!

  今天的爱情来自短信和微信,虽然都有信,但再没了鸿雁传情与飞鸽传书的余味,来得快,去得也快,却从来不叫人怀念和遗憾。

  1952年春天,有研究人员在做社会调查的时候发现弄贤咖啡树,他们采了70多公斤鲜果,带回到保山潞江坝试种。数年后,使潞江坝成为全国第一个小粒种咖啡生产基地和我国小粒种咖啡的科研中心与发祥地。

  这一批鲜果种下后,在潞江坝适应性良好,结果多,品质优良,由此不断培育出良种苗。这一批咖啡迎来了一次大发展的机遇,正值中苏友好的年代,为专供苏联、东欧社会主义兄弟国家咖啡的国家经济战略发展目标出发,保山、德宏大规模的普及咖啡种植。据说后谷咖啡创始人熊相人的父亲就是德宏最早种植咖啡的那一批农垦人。

  上世纪60年代后,中苏关系宣告破裂,云南4000亩咖啡园逐渐被人为搁荒或改种了其他农作物。

  记不清具体是那一年,瑞丽农场橡胶园里套种着的咖啡,好几年连续卖不出去,据说橡胶的销路也出了问题,工人的工资也许久没有发了,大家一商量就决定砍掉咖啡改种茶叶。

  那是我见过的,最大规模、最大面积的一次砍伐。一棵接一棵枝繁叶茂、果实累累的咖啡树被砍倒。记得一个50多岁的四川老农恳,抱着一棵咖啡树一边大哭,一边讲种这些咖啡时正遇干旱,他们是一担一担地挑水上山浇咖啡苗,才种植成功。现在回想起来,当年的情景在脑海里也只有一些片断,拼接出来的尽是老人怀里抱着的那棵咖啡树上结满了红色的果子。

  后来,咖啡一下子又火起来了。

  瑞丽农场也已经改制成立了以一家一户为单位的家庭农场,人们又在高大挺拔的橡胶树荫下开始套种咖啡,再后来就有了宏天公司,有了名扬四海的后谷。

  如今,在远离瑞丽的异乡,我心里,时时想起的,还是那片被砍倒的火红果子,还有那一勺炼乳,一勺白糖冲泡而成的咖啡。

  还有再无人间下落的木瓜坝女儿盼玛。

  作者:艾傈木诺

  简介:德昂族,诗人。汉名唐洁,现居昆明。著有诗集《以我命名》《苇草遥遥》,散文集《水鼓禅音》,编著《中国德昂族》。曾获全国第九届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

责任编辑:普腾中木
新媒体
订阅《春城手机报综合版》,发送CCZH到10658000(5元/月)
订阅《春城手机报》:娱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 (3元/月)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
新闻爆料热线:0871-64160447 64156165 投稿邮箱:ynwbjzx@163.com
云南网简介 |  服务合作 |  广告报价 |  联系方式 |  中央厨房 |  网站声明
滇ICP备08000875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312006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2511600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滇)字 04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号:(云)字第00093号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8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未经云南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66935;举报邮箱: jubao@yunnan.cn